最近跳坑FGO系列,沉迷弗拉德三世/黑枪主从,于是被饿得胃穿孔。心还在三国玄亮。

【关羽/张辽】斜阳草树

这个羽辽好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jpg)

闻说:

•听了河图某首“曹关”歌,很是感动,忍不住摸个关辽(你)




将军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老。他是骄傲的,骑着马驰骋在烈日底下,刀口舔舐着敌人鲜血。他身后的士兵永远用敬畏且向往的眼神望着他,当他振臂高呼,不畏死亡的将士们会为他冲锋陷阵。
可去年,他意外染病,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君王关切他的身体状况,他只回说无恙。他总觉得他还能再领八百精兵杀得敌军狼狈四窜,他还是那个来去自如英勇神武的大将。
某日望见水中倒影,他认不出那是自己。
将军会老吗?
原来将军也会老吗?
他突兀地笑出声,笑声听起来嘲讽且哀伤。跟在他身边的士兵都觉得心底发凉。
将军想起了他的故友,也是位将军,在前年去世的将军。
早些年,那时候的将军可真真年轻,故友比他年纪略大,也是神采飞扬,傲气凌人。前面说过,将军是骄傲的——那故友比他还傲。
他与故友各侍其主,独那一段时光得以日夜相处。白马坡前故友于万军之中斩敌军将领首级,豪爽的笑声响彻云霄。那般的恣意洒脱,那般的英雄气概。
让人不禁向往。
故友同他并辔而行,斜阳洒在他们身上。将军知道故友是要离开的。乱世里情义深重的人或许不多,他的故友一定是其中一位,或许还是最重情义的那位。
就算他有心挽留,也不肯开口去做这不可能之事。
“来日相逢,莫在沙场。”将军只能这么说。
故友道:“可若逢在沙场——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将军道:“我亦如是。”
故友“咦”了声,“文远,你我许久都不曾好好比试一场了。”
将军说:“那就等来日,战场上比吧。”
将军看向故友。故友赤面,被人称是赤胆忠诚之相。他想,此话无错。
故友突然纵马疾驰,越过他身边时风将故友长长的胡须吹过他脸颊。他驻马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夕阳的光晕在故友身上,一人一马像纵身奔入什么永恒不朽之中一样。
他将没有说出口的不舍皆压入心底,驱马追了上去。那一瞬的肆意让他觉得,纵使他日相逢在沙场,也无妨。
此后世事曲折。天下形势风云变换,孙刘联合以抗曹,故友果然站在他的对立面。
再后来,将军自请去对抗东吴,逍遥津一战震慑华夏。故友不遑多让,襄水淹七军动荡九州。
将军止住了回忆。俱往矣,峥嵘岁月。
将军的病在一宿之间忽然加重。如同那日听闻故友死讯,他在院子里舞了一日又一夜的刀,舞后忽然咳血,华发遍生。
将军如今连刀都提不起啦。他的思维也混乱不堪。
他躺在病榻上,甚至问军士:“如今是冬是春?”
将军昏迷过去还会说胡话,口里喃喃什么“云长,你来了”。
云长?那不是敌国早就去世的大将军吗?
看来廉颇终究是老了。



—斜阳草树—




老个鬼!!!我的将军们永远不会老!!!

评论(2)
热度(41)
  1. 陆役冬至闻说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羽辽好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jpg)

© 陆役冬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