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跳坑FGO系列,沉迷弗拉德三世/黑枪主从,于是被饿得胃穿孔。心还在三国玄亮。

【玄亮主番外黑枪】【三国无双xFGO】欢迎来到迦勒底!

刚才被吞了删了重发

是元旦贺文!祝各位master元旦出货!如题,本文是游戏【真·三国无双】和【Fate Grand Order】的混合同人。雷这个设定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雷这个设定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剧情也脑洞大开很放飞!!!雷这个设定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喜欢的话……打劫红心蓝手评论!

 

大概是大杂烩吵吵闹闹的贺文!FGO主弗拉德三世中心(带黑枪主从),男咕哒x盾娘玛修,提及佐佐木小次郎x宫本武藏,以燕青,李书文等中国英灵XD

三国无双主刘备x诸葛亮,季汉全体向,结尾附带一点法正x徐庶,姜维x钟会。

Ps:曹老板我对不起你。

为了造福不玩FGO的小伙伴,文中会在小章节末尾进行标注。

能接受请往下,祝阅读愉快。

----我是分割线-----

 

【一:我我我我我我脱非入欧了啊?!谢谢昭烈帝!!!】

 

在圣晶石落下灵基召唤池的那一瞬间,整个迦勒底光芒蓬发,龙的低吟隐隐萦绕在池子周围。

对“龙”最敏感的弗拉德三世不由得拧紧眉头,平日里最为冷静沉着的阿周那竟更神色凝重,而燕青和李书文却满脸写着期待……

“看来master即将召唤出来的英灵,会很有趣呢。”弗拉德三世竟然也开始有些期待。

“那当然了弗拉德公,拜您把我的三国演义刺穿所致。”李书文看戏一般抱手。

…待烟雾散尽时,只见那名被迦勒底人瞩目的英灵缓缓睁开眼。

他剑眉星目,玉佩蹡蹡,一身青甲颇有古大将之风范,披风上淡淡的龙纹更添王者气概,但全身上下又不乏温和亲人的气息。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不像其他英灵一样询问藤丸立香是不是自己的master,介绍自己的职阶,而是…

“某姓刘,名备,字玄德。请问此处是何地……?”

 

事情还得从刚才开始说起。

藤丸立香站在池前,还犹豫地拿出随身镜照了照自己。

“嗯,今天的我也是很非洲呢。”

玛修一脸怨念:“master……”

“别说了玛修,”藤丸立香一脸决绝,“我已经十连了三次了。都没抽到自己想要的英灵。看来我是要一直非下去了。”

藤丸立香刚刚进入迦勒底时,还是有点手气的,曾一发入魂召唤了SSRarcher阿周那,berserker弗拉德三世,身为SR的Assassin燕青,Rider玛丽·安托瓦内特。

以及从一开始就无怨无悔风雨无阻地陪伴在学长身边的Shielder玛修·基列莱特。

玛修努了努嘴,心里知道:master最想召唤出的Ruler,秦始皇嬴政,一直没来到他的池子里。

弗拉德三世无奈摊手,仿佛习惯了他家的非酋主子。

阿周那默默叹气。

玛丽上去安慰藤丸立香:“不要紧的前辈!下次一定可以抽到!”

燕青插话道:“话说,master,你一直心心念念的‘政哥哥’,不会是……秦始皇嬴政……吧……”

“啊,是的。”藤丸立香点头。“听说是个长相华美的Ruler呢。”

 

满脑子都是“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等等的,生活在北宋时期的中国英灵燕青表示不是很能理解他家master的话。

“还长得有点像扑棱蛾子。”藤丸立香道。

燕青:“……”

燕青:“master你确定吗……这和在下印象中的秦始皇不太一样。”

在暗处悄悄围观的李书文忍不住和弗拉德三世攀谈起来:“弗拉德公?”

“李先生何事?”弗拉德三世转头。

“我借给您的《三国演义》您看到哪儿了?”

“这个……”

弗拉德三世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李书文借给他的《三国演义》拿了出来——上面被穿破了一个洞。

“很抱歉……”弗拉德三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在一次跟随master修复异闻带时,余将其置于衣内,失手将其穿刺…””

“……没事,不要紧。”李书文心疼得要哭了。

阿周那瞥了他们两个一眼:“既然这本书都被刺穿了……要不要试着把它扔进灵基召唤池,看看什么效果。”

所有在场者互相望了一眼。

“前辈……?”玛修戳了戳藤丸立香。

藤丸立香估计是非太久了,居然觉得阿周那的这个提议非常可行。

弗拉德三世给李书文递一个眼神;李书文叹一口气,只好应允:“御主你要是愿意试试的话也不要紧……如果真的能召唤出什么东西的话。”

于是这本《三国演义》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承担着大家的好奇心,与御主对ssr的强烈渴望,伴随着三颗圣晶石翩然落在池子里。

一瞬间,异光漫室,龙气迸发……

 

回到现在。站在最前方的弗拉德三世正好站在与刘备面对面的位置。其实燕青也站的很近,不过为了捂住一见到汉昭烈帝就激动得无法自拔的李书文的嘴,燕青选择了乖乖退到一边。

刘备暗自打量这人:金发碧眼,身材高挑,手持银铁暗纹长枪,身披雾蓝色毛绒披肩,着金边勾勒墨黑长衣,神色沉稳,卓尔不凡…

“你好。欢迎来到迦勒底。”弗拉德三世道。

“……”刘备愣了愣,显然是被眼前景象震惊,缓了一会才在迦勒底众英灵的凝视下,清清嗓子道:“汉室末胄,涿郡愚夫,今无意至此仙境,又遇公等,恕备唐突,可否告知此为何地?”

“……他是saber吗?还有,他在说什么?”来自阿周那。

“是个很有礼貌的将军呢。”玛丽笑着。

向来重视礼仪的弗拉德三世微笑着重复:“此地名为迦勒底。”

“如何称呼?”

“余名为弗拉德·采佩什,瓦拉几亚国大公,人称弗拉德三世。”

只见刘备嘴唇蠕动,但老半天才见他慢慢从口中吐出:“…弗拉德公,幸会。在下刘备,刘玄德。”弗拉德三世刚想模仿刘备的语气回敬一句:“玄德公”,只见李书文挣脱开燕青的阻拦,踉跄跑过去拉住刘备的手:

“真的是你吗?!刘先主……不,季汉天子,昭烈皇帝?!”

 

燕青扶着额头,跟在李书文后面走过来。

阿周那吃惊地:“没想到,这个刘玄德是皇帝呢。”

玛丽则是保持公主的微笑,转头过去对藤丸立香:“master,您不上去亲自慰问一下他吗?”

藤丸立香自己也看呆了:没想到一本被大公穿刺过的书比圣晶石还有用啊?!

“…他是我们的master,御主,就是召唤了我们的人。你也是被她召唤来此的…”在前方的弗拉德三世还在用力解释,希望“汉昭烈皇帝”能听懂他在说什么。刘备则是很配合地点头,直到弗拉德三世将藤丸立香这臭小子御主给拉过来。

藤丸立香惊喜,也紧张地:“呃……嗨?昭烈皇帝?我是你的御主,master哦?你是saber吗?”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藤丸立香特意伸出手来,与刘备握手。

刘备一脸懵逼地跟着握手,还在疑惑着这个衣着奇特的小伙子在说什么,然后呆呆地:“现在只有备一人在此……?”

“哪里是一个人?大家都在呢!”玛修道。

只见刘备默默摇头,神色低落。

“御主,他的意思也许是……昭烈帝昔日的同伴,不在这里。”李书文解释道,“比如他的结义兄弟关羽张飞,比如赵云赵子龙…”

“还有朕之贤相:诸葛孔明。”

刘备低声道。

 

大家都莫名其妙地陷入沉默。

玛修走出来,向刘备礼貌地鞠躬:“汉昭烈皇帝先生……不知道这么叫您合不合适?或者是刘备大人?如果您可以的话,您能否将您的战友们也召唤来呢……?”

“啊…”刘备还是有些茫然,“我试试。”

于是刘备转身过去直接朝着池子喊:“二弟,三弟,子龙,孔明何在!”

“这样有效吗?”阿周那抱着手臂快乐充当吐槽役了。

藤丸立香犹豫地,再试着拿出珍藏已久的圣晶石投入坑里。

 

于是——

“Rider,关云长,前来为大哥护驾!”

“Lancer,燕人张益德在此!大哥何在?”

“’吾乃常山lancer赵子龙也!”

——个个都是闪着金光的SSR。非洲已久的藤丸立香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弗拉德三世抱着“哎我家master怎么那么怂呢”的心态,慈爱地把他拉起来。

“恭喜呢~”玛丽为藤丸立香鼓掌,“我们的昭烈皇帝先生带来了不少正义的伙伴呀!”

而关张赵依旧围着瘫坐在地上的刘备。

“丞相呢?”刘备抬起头来问。

关羽看看张飞,张飞看看赵云,赵云的目光在迦勒底众英灵之间转了一圈,遗憾地摇摇头。

“抱歉,主公。不知为何,丞相…他没有被召唤出来。”

赵云不太忍心去看刘备满脸忧心。

 

【注:1.藤丸立香:游戏玩家的名字,本文设定中的藤丸立香为男性。】

【2.弗拉德三世:(1431-1476)罗马尼亚(古国名瓦拉几亚)大公,世人称之弗拉德三世,穿刺公等,著名文学形象“德古拉伯爵”的原型。】

【3.阿周那:印度神话中《摩柯婆罗多》中心人物。】

【4.玛丽·安托瓦内特:(1755-1793),法国路易十六王后,死于法国大革命,登上断头台被砍头至死。】

【5.燕青: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水浒传》中的天巧星。】

【6.李书文:(1862-1934)字同臣,清末武术家,中国拳法史上屈指可数的拳法大家,八极拳闻名后世。】

 

 

【二.诸葛亮的迷之消失】

 

休息室。

在刘备暂居迦勒底的这段时间里,藤丸立香和众迦勒底英灵特热情地欢迎季汉小分队的入住,同时罗曼医生和达芬奇亲也在给季汉众人科普:什么是英灵,什么是特异点。

“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修正时代,抢在魔神王之前抢回圣杯——那是个可怕的存在。”

也许是都曾身为一国之君,弗拉德三世意外地和刘备有共同话题,不过刘备的仁德程度当真超过了弗拉德三世的想象。

“小姑娘,你…你也会骑马?”关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玛丽。

“那当然咯,云长先生。”玛丽·安托瓦内特甜甜地笑着。

刘备干咳一声:“…弗拉德公,备有一事不明。公所言‘魔神王’是何方鬼魅?它可曾动过我大汉?圣杯又是何等神器?”

“余亦只知一二。若不及时阻止,何止您曾统治过的汉国,四海八荒亦被毁灭。”

阿周那皱皱眉,有些费力地消化着他们的古言对话。

“黑皮哥们儿,要是听不懂他们说话,我可以帮你翻译?”李书文过来拍拍阿周那。

“这还不至于。”阿周那淡淡道,“希望刘备先生能够早些适应迦勒底吧。”

“话说,刘先主,”藤丸立香问,“你还没介绍你的职阶呢。你是Saber吧?”

刘备:“……啊?”

藤丸立香:“……大公,你跟他解释一下?”

弗拉德三世:“职阶,就是你被召唤时你所带的属性。Saber就是剑士。”

刘备欣喜,将随身携带的双股剑从腰上拿下来:“那我应该就是你们说的剑士了。”

弗拉德三世挑眉:“能否让余观摩此剑?”

“弗拉德公,请自便。”刘备第一次在迦勒底露出笑容,“他叫雌雄双股,跟随我南征北战几十载不曾生锈。”

弗拉德三世先拿起雌剑,抽剑出鞘,只见寒光凛凛,锋利无比。

“真是好剑!”李书文激动地凑上来,“同臣我早闻刘先主善顾应剑法,卓绝一世,没想到今日有幸能亲眼目睹此剑。”

“可惜宫本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现在休息了。要是他们知道,迦勒底又多了一个二刀流,他们会欣喜若狂的。”阿周那道。

“这是双股剑,不是刀。”刘备笑着纠正。

这迦勒底还挺有趣的,要是孔明也在多好。刘备若有所思。

 

就在此时,罗曼医生慌忙地跑进来:“不好了不好了!!特异点有波动!藤丸立香,快带上玛修去紧急修复!”

“是哪儿出了问题?”藤丸立香问。

罗曼医生气喘吁吁:“在……在中华大陆。”

刘备噌的一声站起来:“什么?!”

罗曼医生吃惊:“…这位是?”

“他是我新召唤出来的从者,应该是saber。”藤丸立香说,“他叫……”

“我姓刘,名备,字玄德。大汉…华夏怎么了?!”

罗曼医生“哦——”了一声:“是来自中国三国时期的英灵呢,还是蜀国的皇帝——”

“是季汉!‘蜀’字是魏吴对吾等的蔑称!”刘备在着急中纠正道。

“…对不起昭烈皇帝!我说错了……”罗曼医生不好意思地道,然后尴尬地咳一声:“总之,这个特异点就出现在三国时期,公元208年。”

“请问,罗曼医生,具体是怎么回事?”弗拉德三世迅速冷静下来,问。

“在泛人类史中,公元208年的中国,刘备与孙权联手,于赤壁大败曹操对吧?”罗曼医生道。

刘备点头,李书文说:“是啊!难不成……”

“问题就出在那里。但我具体无法检测出了什么问题……难不成,圣杯被魔神王的人带到了那个时候?……不过,我们有了季汉的皇帝,应该就不怕了吧?”罗曼医生笑道。

藤丸立香与玛修互相看了一眼。

玛修道:“那这次,我和前辈,还有玄德先生,还有弗拉德三世,李书文……一起去三国特异点看看吧?”

“我我我我也想去!!”燕青从门外蹦出来:“听宋江哥哥和军师哥哥说了好多次三国,小乙我也想去!”

“多谢诸公!感谢罗医生……”

被叫成罗医生的罗曼医生依旧欣慰:“不用谢!那我和达芬奇亲就守在迦勒底等你们凯旋咯?”

所有即将被传送去三国特异点的英灵们坚定地点头。

 

在传送完毕后,达芬奇亲打开了刘备的能力面板。

“筋力A,耐久A+,敏捷B,魔力E,幸运D,宝具EX……还是三国时期的季汉皇帝……”

罗曼医生:“达芬奇亲,你觉得刘备的能力数值如何?”

达芬奇亲咯咯笑道:“果然是不得了的人物呢。”

罗曼医生:“你看了他的技能吗?”

达芬奇亲:“看了,我还知道他的宝具是怎样的……当然,我暂时不会告诉你的。”

 

公元208年,中华大陆,湖北赤壁。

刘备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当年的赤壁战场,他还穿着当年去赤壁与诸葛亮会和,与周瑜合军时的服装。

刘备挑开营帐,询问军士:“你可见到诸葛军师?”

军士看刘备的表情很奇怪。

刘备重复了一遍:“你可见到诸葛亮,诸葛军师?”

军士:“诸葛亮是谁?有这个人?”

 

刘备仿佛一下子跌入冰窟。

原来这个三国特异点,直接消除了诸葛亮的存在。

 

【注:罗曼医生/达芬奇亲:都是FGO的NPC】

 

【三·鱼不能没有水】

 

“这身装扮…”

刘备军营外,弗拉德三世新奇地打量身上的汉服,还拿出镜子照一照自己的头冠。

燕青满意地:“我不用换衣服。”

李书文道:“弗拉德三世这样是不是太明显了?他需不需要染发?”

“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在互相吐槽?”藤丸立香帮助玛修整理衣装,“这身衣服与和服有点像呢。”

“话说,刘先主……刘使君在哪儿?他不是跟我们一道来的吗?”李书文转移回正题。

“没有意外的话,他应该回到了他自己的营地?”藤丸立香抬头起来看:天空中出现了异样的光环。和以往去过的异闻带一样。

“这次的魔神王,不会在曹操,曹孟德的阵营里吧…”玛修担心道。

“我们先去找刘……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叫刘备?”弗拉德三世问。

“刘使君,刘将军,玄德公,随你便。”燕青说,“现在的刘备还是汉左将军,和豫州牧,他还没当上汉中王,甚至称帝。”

弗拉德三世点头,然后在军士的允许下进到了刘备的营帐。

 

“孔明不见了。”

刘备坐在榻上,一时间难以恢复。李书文友好地拍拍刘备的肩。

“诸葛亮对刘备很重要吗?”藤丸立香转头过去问燕青,“刘备现在看起来好难过。”

燕青撇撇嘴。他还没成为英灵,在及时雨宋江底下混的时候,就动不动听见宋江拿刘备诸葛亮的“君臣鱼水”来比喻自己和梁山众好汉,可是最后还不是跑的跑,死的死。吴用还为了宋江自杀……

“是啊。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李书文科普道:“刘备把自己比喻成鱼,把诸葛亮比喻成水,鱼没有水会死,你们懂我意思吧?”

“哎哟。”弗拉德三世颇为惊奇地点点头。

“……没有孔明,赤壁之战我们怎么胜利……”刘备唉声叹气,“到底是哪个混账把孔明的存在给抹去了……”

在场所有的英灵心情沉重。

“先等等吧…好么?刘使君?”玛修安慰道,“目前,圣杯的气息还不是很稳定,我们先让一切照常进行,等到赤壁大战那天,也许会有异样吧?”

“是的。”藤丸立香点头,“刘使君你放心,有我们在呢!”

“余等修复时代数次,这次,一定也能成功。”弗拉德三世正视刘备道。

刘备缓缓抬起头,眼中再次燃起属于昭烈帝的,百折不挠的烈火。

“嗯!”

 

赤壁决战日终于来临。

一切都按照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走——在某个突然刮起东南风的夜晚,黄盖老将军诈降曹军,带着火药的小船横冲直撞,将铁索连环的曹军战船燃烧。火焰炙烤着木板,炙烤着士兵的肉体,喊杀声在天地间炸开,刘军将士与孙吴将士合军。

“在东方大陆上战斗么……呵,真有趣。堵上余瓦拉几亚大公之名,必定手刃篡改历史之人!”弗拉德三世手起手落,数十名曹军士兵被平地而起的地刺给穿透。

“弗拉德公您可别说大话哟?”燕青的速度快得只剩残影。

“你们小心点!还有注意,只打被圣杯魔化的曹军士兵!”玛修对一边打仗一边聊天的燕青与弗拉德三世很无语,只得扛起巨盾扫清敌兵。

“你们小心行事,我怎么觉着魔神王的气息越来越浓……”

李书文话音未落,铁索连环的大船上火势更烈,将所有船只包裹。

“难不成是我们要胜利了?”燕青停下手中动作,望向水面,“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曹军士兵的哀嚎声更加凄惨,仿佛……他们被卷到了地狱。

“不对…的确不不对劲!”

主将刘备沉吟片刻;他的表情有点难受。

“你怎么了,刘使君?”弗拉德三世见到刘备表情不对。

“……没,没什么。”刘备摇摇头,“只是觉得体内有奇异的气息涌动——”

火焰烧得更烈,有一阵奇怪的低音在众英灵的耳朵炸开——

“不好!”玛修第一个感受到这奇怪的存在——

“——宝具发动:【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

一块晶莹剔透的冰蓝色盾牌展开,保护着所有英灵,和幸存的两方军士。

 

【四·这就是我刘玄德的皇!帝!特!权!】

 

“唔,咳咳……!”站在最前方的弗拉德三世差点被流矢集中,幸好玛修展开宝具及时。

“什么情况?!”燕青尖叫着,一抬起头来,就见到地狱一般的火焰中,展现出雷夫教授的残影,这个残影萦绕在准备逃亡的曹操身上。

“汝是何方……唔咳!”曹丞相似乎在挣扎,旁边的张辽双手颤抖,犹豫着现在眼前的曹丞相到底……

“愚蠢。”雷夫的残影笑眯眯地看着被烧伤的曹操,“他们还以为,吾王消除诸葛亮的存在,是为了进一步扼杀刘备的未来……虽然事实的确是如此,不过吾王想要的,可不仅仅是抹杀他。”

“你……!”

“想想,乱世之奸雄背负上吾王的意志,同时也实现统一九州的夙愿,彻底变身,召唤出吾王真,正,想,要,的……比如说,复活董卓?复活吕布?复活张角,甚至是汉灵帝,王莽,纣王,妲己……?”

雷夫打一个响指,转头向张辽:“对不起了张文远,我知道你很想要杀了我这个‘异邦人’,不过……你的历史影响力还不够格。”

张辽愤怒至极,但是他无法保护他的主公——他的双手被一种奇怪的能量锁起来了。

真正的曹操筋疲力尽地躺在地上,不知道有没有气息;雷夫教授打了个响指,一个跟曹操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不,那不是‘人’了。

 

“……曹操·alter。”

弗拉德三世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什么存在?!”刘备仿佛从来没认识过曹操,还有点心疼他。

“那是用圣杯制造出来的伪英灵。那个东西完全显示出曹操冷酷无情,且嗜血的一面。”燕青目瞪口呆。

“……就像贞德与黑贞德的关系?”藤丸立香愣在原地。

玛修撤开盾牌,喘气道:“……是的……”

 

“那个什么……那个谋害了曹公的,到底是谁?!”刘备只觉得脑内天旋地转——那感觉越来越强烈。

船上的雷夫笑了笑,再打响指,召唤出了吕布和赤兔马,并指令他们向刘备集火。刘备支起双剑,勉强格挡住赤兔马的攻击,然后定睛一看:

“你是什么孽畜?!”刘备看着长着马头但又保持着半人半马心态的赤兔马,诧异地大吼,此时“吕布”也挥动方天画戟,朝着刘备袭来,被玛修和弗拉德三世联合挡下。

“这吕奉先怎么长得那么像你们旮旯底的训练机器人?!”刘备的三观不断被迫刷新。

“是迦勒底啦——刘备大人——!”玛修将“吕布”挡开,弗拉德三世召唤出血刺,但是对“吕布”那身铁壳子有些吃力。

“飞将军?!……哇靠,机器人啊?!”迦勒底老油条燕青也被迫刷新三观。

李书文代替刘备挡下了孽畜赤兔马,吼道:“刘将军小心!那个黑曹操是奔着你来的!”

刘备没来得及转身,曹操alter就在他身侧刺了一剑;刘备大叫一声,滚落到地,又很快拿双股剑支撑起来自己。

“黑曹操”缓缓落地:“…还没完全释放自己?”

“曹公此言何意?”刘备踉跄起身,招架起剑来。

“…消失的那人……”

“…?!”刘备心中大惊:真正的曹操现在还和张辽一起躺在残船上,这里…莫非“他”还残存着一点属于曹操本尊的理智?

抑或是他在暗示自己:他也知道在这个特异点里,诸葛亮完全消失的真相?

“去吧,乱世之奸雄!刘备没了诸葛亮,就什么都不是!去吧,魏王,彻彻底底地抹杀他的存在——!”

雷夫下令了。曹操Alter面无表情地抬起倚天剑,肩上的凤凰花纹发出幽蓝色的光。

刘备架起双股剑,气势不输,还不依不饶地调侃自我:“没想到要在这里决战,这可比汉中早了多少年。”

曹操alter挥动大剑,裹挟着亮得刺眼的紫光,向刘备冲去。

刘备架起双股剑,也义无反顾地冲去,剑上一直在低吟的龙在此刻醒来,开始闪着赤金色的光芒。

赤壁的东南风刮得比北方凛冬的风更割人。倚天剑与雌雄双股互相撕咬,两位东汉末年的雄主在天崩地裂中一决高下——

“魏王啊!杀死汉昭烈帝!!!”雷夫叫嚣道。

倚天剑刺进汉昭烈帝的胸口。

刘备目眦欲裂,却喷不出血。

 

“你输了。”曹操Alter依旧面无表情。

刘备的双剑掉落在地,但他依旧站着没倒下。

“输了…?”刘备低声笑道。

就像是整个赤壁战场的东南风全集中在刘备周遭一样,曹操alter迅速弹开,大叫一声“不好”。

“…的确,若无孔明,就没有我刘玄德。”刘备低笑道,“可是……”

刘备的声线开始变化。

“若无先主垂三顾,谁识茅庐一卧龙。”

雷夫瞪大了双眼。

刘备狂笑着抬头,嘴里吐出来的却是诸葛亮的声音——

——【Ruler·诸葛亮·对自身宝具发动: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Saber·刘备皇帝特权:一体君臣祭祀同】

——【Saber·刘备·对军宝具发动: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注:1.雷夫教授:雷夫·莱诺尔,FGO剧情中迦勒底的技术人员,实际上是所罗门的手下,将圣杯散布在特异点,自称是为了处理人类而来的2015年的负责人。以上摘自萌娘百科,本文就是把雷夫教授拖出来当做大BOSS鞭尸要不然我真不懂怎么往下写(住嘴)】

【2.FGO的吕布和赤兔马:自己感兴趣的去搜一搜相关图片,或者是FGO 2.3,保证你笑吐。大秦牛逼!】

 

 

 

【五/终章:没想到吧?刘备和诸葛亮其实在♂一♂起了哦?所以赶紧在旮旯底准备双人套房啦!】

 

当这个技能发动时,刘玄德胸口的伤痕慢慢消失,愈合;他的身上似乎有诸葛亮的影子闪动。

远处观战的迦勒底众英灵瞠目结舌;此时达芬奇亲发来远程消息:“战斗怎样了?圣杯找到了吗?”

藤丸立香转了一下镜头,将现在的画面直播给达芬奇亲看。达芬奇亲居然不是很惊讶地笑道:“看来刘备大人的【皇帝特权】比我想象中的还厉害,这下都不用再花时间去寻找消失的诸葛亮了。话说他要释放宝具吗?”

“达芬奇亲你怎么那么期待刘将军释放宝具啦!”玛修道。

达芬奇亲笑笑,没回复玛修。

“我们要去帮忙吗…?”燕青有些发懵地围观曹刘二主…准确的说是曹操alter和似乎被诸葛亮附身的saber刘备。

雌雄双股剑上腾起两条鱼,鱼越过龙门,化身两条青龙。

“鱼到南阳方得水……”

刘备抄起焕然一新的雌雄双股剑,送出那两条嘶吼的青龙,直接穿透了alter——

“…龙飞天汉便为霖。”

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诸葛亮微笑着说。

Alter那灰暗的身影逐渐破碎化,消失。

“不可能!!这不可能!!”雷夫发出了近乎绝望的嚎叫。

“……这是我第一次见两人为一人的技能。”弗拉德三世赞叹道。

 

随着技能释放完毕,刘备喘着粗气,以剑称地蹲下,同时,他身上的“白色身影”从刘备身上缓缓走下来,逐渐化成实体。

燕青惊得下巴要掉了。

李书文握着枪的手都在颤抖。

玛修和藤丸立香的大脑一片空白。

弗拉德三世睁大眼睛,不禁理解了之前在迦勒底时,刘备为何丝毫不吝啬以“神仙”二字夸奖诸葛亮。

“——吾乃Ruler裁定者,大汉丞相,诸葛孔明。”

诸葛亮羽扇轻摇,自信地笑道。

 

“…果然啊。像我家丞相这么强大的存在…肯定会是Ruler嘛……”

刚才的那一击给刘玄德的肉体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力。刘备虚弱地笑着,瘫在地上,雌雄双股剑也当啷瘫倒一边。

“主公,”诸葛亮笑眯眯地转身,“方才您身为Saber战斗的英姿,亮都有所目睹。”

“欢迎来到迦勒底啊。”刘备闭上眼睛装作睡觉。

诸葛亮笑而不语。

站在两人中间围观的李书文瞬间觉得自己就是个电灯泡。

“…余先去追击雷夫,其他的人,你们来不来。”弗拉德三世冷漠地拒吃狗粮,转身去追击。

“啊——弗拉德先生!等等我!前辈我们也跟上!”玛修说。

“哦!啊那个,李书文你留下来看着刘备和诸葛亮,我们去和大公一起,顺便收集圣杯,燕青你去慰问一下曹操…”

“为什么是我去慰问曹丞相?!”燕青不满。

“哎呀,曹操大人的身体和心灵都收到了严重的创伤,像你这种暖男去最合适啦~”

“什么鬼啊???”燕青骂道,还一边走一边想如果自己真的见到了曹操该怎么说:你好啊曹公,我来自八百多年后的大宋王朝……等等,好像有人说过宋江哥哥长得像曹操,那我正好去看看?

 

回到迦勒底。

宫本武藏抱怨佐佐木小次郎为什么不早点叫她起床;没想到在她睡觉的时候又来了个二刀流。

“先帝!丞相!我看三国演义的时候就超喜欢你们,现在能看到真人是太好了!”

李书文先握着刘备打了绷带的手甩三下,再握着诸葛亮的手甩三下。

“啊——嘶嘶嘶……”因为痛,想尽力表现友好的刘备笑得咬牙切齿。诸葛亮赶紧制止李书文:“承蒙关爱,亮感激不尽,只不过主公现在受伤……李大师您轻点握手。”

“啊,哦,不好意思哈,”李书文不好意思地挠头,“八极拳打多了,手劲儿大。”

“您居然是Ruler!”燕青也抑制不住对诸葛亮的崇拜,“据我所知,能有资格承担Ruler职阶的英灵少之又少,像法兰西的圣女贞德,英格兰的全世界最伟大的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大秦始皇帝嬴政,还有……您。”

“一开始吾人也以为自己会是Caster,”诸葛亮淡然一笑,“你们还记得吗?吾人原本只能寄宿在埃尔梅罗二世体内,以他的身体为附体容器。不过这次,吾人能够拥有实体……”

诸葛亮转身去,看着状态外的刘备——

“多亏了主公。主公虽贵为帝胄,但对同袍毫不怀疑,全心全力支持,休戚与共……这么说吧,吾身处埃尔梅罗二世的身躯中,不可能占领主导权,而主公完全向吾人开放了‘容器’的操纵权。”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在三国特异点的战斗中,诸葛亮可以使用刘备的身躯战斗,甚至是使用皇帝特权和宝具。

“完美的配合。”弗拉德三世向诸葛亮伸手,“余名为弗拉德·采佩什,瓦拉几亚大公,人称弗拉德三世。幸会。”

“幸会,弗拉德公,吾主有提起过您。”诸葛亮握手回礼。

“哎——可惜呀,这场战斗,俺和二哥都没能和大哥一起参加。大哥你什么时候外出打仗不叫我们了?”张飞打了个哈欠,“这旮旯底是不错,就是太和平了,闲得慌。是吧二哥?”

关羽还在看罗曼医生和达芬奇亲发给他的战斗前线里,关于赤兔马的照片,还沉浸在“我了个无双槽自己的坐骑怎么变成这等孽畜”的阴影里。

 “什么事?”玄亮异口同声。

“那个……刘先主和诸葛武侯,你们能试试召唤出更多的季汉英灵吗?阿周那说他很想见一见那个法正。”藤丸立香小声地。

 

于是。

“Lancer,马孟起,为正义而战!”

“Lancer,姜伯约,继丞相之意志,讨篡汉之逆贼!”

“Saber,徐元直,呃……我尽力。什么你说法孝直?我生前都没见过他…不过他人挺好。”

“Assasin,法孝直,季汉辅翼是也。……什么?你说我三天没洗头?好的我记住了。”

“Archer,钟士季……等等,姜伯约,这是哪儿?!”

诸葛亮见召唤出一个不属于季汉的,赶忙问姜维:“伯约,这是……?”

姜维支支吾吾,“丞相您先告诉我这是哪儿吧。”钟会的脸直接红完。

刘备说:“旮旯底。欢迎来到旮旯底。”

诸葛亮无奈纠正:“主公,是迦勒底——”

刘备摊手:“旮旯底多好听,我喜欢这么叫。”

诸葛亮嗤笑:“行吧。主公您开心就好。”

罗曼医生于此时插嘴:“藤丸立香,赶紧再多准备几个双人套间,看来刘备大人的阵营里成双成对的比较多……”

“够了罗医生,您可闭嘴吧。”话是这么说,刘备笑得比谁都开心。

 

 

END

 

一个黑枪主从番外:

 

在修复完三国异闻带的那个晚上,所以英灵都参与了刘备和诸葛亮办的party。弗拉德三世一直很天真的以为:他们两个也许是兄弟还是恋人甚至是亲人什么的。

直到诸葛亮一本正经地“澄清”:我们是君臣。

弗拉德三世:“???君臣能做到如此亲密无间?”

诸葛亮:“…其实,吾与主公,更多的是知己。”

 

凌晨四点的迦勒底。

弗拉德三世干脆打开窗口,趴在窗台看着凌晨四点的星星。

真的不是在装文艺…因为大公想起了一些模糊的往事。

弗拉德三世模模糊糊地想起:曾经有个深蓝长发的青年,也曾体贴万分,恭恭敬敬地叫弗拉德三世一声:

“领王。”

弗拉德三世又想起:刘备与诸葛亮刚回到迦勒底时,诸葛亮笑着解释自己如何以刘备的身躯为“容器”,发动宝具……

以身体为容器……

弗拉德三世借着星光,走向房间里的落地镜。

镜子里照的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个他魂牵梦绕的白衣蓝发青年。

修长的指尖轻触镜面,抚摸着青年的脸颊:

“……你是——”弗拉德三世小心翼翼。

蓝发青年最初显得有些局促和诧异,最终皱眉笑笑,朝着弗拉德三世深鞠一躬。

“弗拉德·采佩什,瓦拉几亚大公,护国之鬼将,你讨厌别人叫你吸血鬼,讨厌【德古拉伯爵】——你是弗拉德三世。”

“对不起,我的领王。”

 

随着镜子里的人像消失,弗拉德三世也没能看到自己的影像,但他自言自语:

“余……达尼克……!”

 

 

真 END

评论(37)
热度(202)

© 陆役冬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