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跳坑FGO系列,沉迷弗拉德三世/黑枪主从,于是被饿得胃穿孔。心还在三国玄亮。

【玄亮/NC-17】生死劫

 “死亡赋予生命意义,让你知道时光短暂,去日无多。”

                                       --from《奇异博士》古一法师

 

一篇干巴巴的车(实际上也没多少内容涉及sex描写……)不好吃见谅。

灵感来自与标题同名歌曲。有马赵私货提及。

---------------------------------

 

诸葛亮最害怕的是什么?

他永远不用担心“伴君如伴虎”。他的君王永远不会对他暗中生疑,更或是与他同室操戈;因为他们胆肝相照,共同扶持,互相知心,不愧被称为鱼水君臣。他们像这样,走过了十来个年头。他最害怕的是,看到自己生性如烈阳,无论处于何种窘迫境地都不会放弃希望的主公被残酷的现实一次又猛烈抨击,最终光芒渐渐熹微,险些熄灭。

比如像现在这样——

刚刚得知了他三弟的死讯的刘备,终于忍无可忍,怒吼着抽剑出鞘,砍掉了他王位的一角:

 “二弟三弟皆去,昔日手足尽折,朕留此帝位又有何用!!!”

随后,刘备的身形渐渐摇摇欲坠,最终一个踉跄,摔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此刻正处黄昏,落日余晖在空旷的大殿内回荡,却没有回应他愤怒而绝望的号泣。

 

说来也是令人哀叹不已;在刘备进位汉中王,平西川,败曹操后,自身实力空前强盛。眼看着汉室复兴指日可待,可东吴那边居然背弃盟约,杀了刘备的好兄弟关羽,再后来,马超,法正,黄忠接连病逝……这接踵而来的坏消息一次又一次打击着顽强的刘备;刘备一直在咬牙撑着,哪怕刚刚差点就触碰到手的希望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他哭完后,还是会强打起精神来,不理会身上的病痛,继续领导文武,为复兴汉室工作。

张飞的死亡,可以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刘备的情绪本来就被折腾得够惨,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但那个传令官将这个消息告知他时,他心中积蓄已久的绝望,悲伤,愤恨,自责等混杂的强烈情感若泄闸的洪水般冲出他的喉咙,化作凄厉而痛苦的哀嚎响彻成都。君不见,近日来成都阴雨连绵,正似那位君王止不住的泪。

诸葛亮依稀记得那个黄昏的图景:赵云在旁边,震惊地看着摔坐在地的帝王,刚想要伸手去搀扶时,刘备就愤恨地将跟随他多年的剑甩到边上,然后仰天长哭,将自己积累多日的苦痛爆发出来。诸葛亮哪里忍心看到他这样?于是他三步两步过去,半蹲下来,一手扶着刘备的后肩,一手与刘备的手相握,刚想轻声漫语地让失控的他平复下来,但只见刘备一抬头——这是诸葛亮第一次见刘备这么失魂落魄地看着他:此时的刘备正注视着诸葛亮,似乎在向他求助,但又不自控地簌簌落泪;他的嘴微张,正颤抖着,心头似有千言但到了嘴边却什么也没有。

他现在显得是那么绝望而无助。

这位睿智的丞相现在明白了:他的君王本来生性炽热,奈何现在就像是被呼啸的北风给冰封三尺。

 

“陛下怎么样了?”

赵云打断了诸葛亮的回忆。诸葛亮回头去看,见赵云也是忧心忡忡,诸葛亮也万分无奈地回答:“主…陛下最近承受的噩耗打击如此之多……吾……”

“……”赵云也一时语塞。接着,赵云愤然扯下了他的头带,骂了一句:“东吴狗贼!”

“此时再怎么逞口舌之快,也已于事无补。”就算在此非常时期,诸葛亮也保持冷静,客观分析:“子龙,你知道陛下最近准备东征的事吗。”

“这不是陛下早在法令君在世时就在策划的吗?”赵云说道,“只是那时,法令君就算身负重病,也力谏陛下,劝他说,东征之事,万万不可草率。只是谁料想,法令君也……”

赵云说到此,也心有不忍地垂下头来;他不仅想到了早逝的法孝直,更想到了那位被曹操灭了满门的西凉雄狮;现在,那头雄狮,还是带着不甘与后悔,含恨而去,临死前还拜托刘备,还拜托他,要照顾好他的堂弟,因为他只剩下这个亲人了。想到他,赵云眼一闭,垂头丧气下来。

“话说回来,”诸葛亮干咳一声,“今日陛下叫我来,实是商讨东征大事的。”

“丞相,你打算劝阻陛下吗?”

“……子龙,还记得之前我向陛下分析过若要东征,会有多少可能吗?孙权仍惧怕我主之威,但就拿我方兵将与东吴相比,还是身处劣势的。况且法令君已去,吾主已无人可用……”

诸葛亮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像是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然后他们两个互相沉默了好久。

是啊,谁知道我们该怎么走出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现状呢?

赵云再次打破了沉默:

“丞相,那你打算现在去和陛下谈谈吗?”

诸葛亮点点头:“吾正有此意。正好和陛下再确认一下东征前的事宜。”

“丞相记得多安抚陛下。”赵云长叹一声:“我还真怕他悲伤过度,又损害了身子。前段时间,太医不是说,陛下肠胃有疾,需要定期服药吗,可陛下他老觉得自己能行,顶得住……”

诸葛亮听赵云这么一说,又想起了之前刘备对他说过的,豪气冲天的话:“我本是久经沙场之人,怎能因为此等小事而退缩!”

的确像他自己说的一样。刘备少时就投身军旅,加上心态超出常人,所以身体硬朗,与同龄人相比,是真不怎么看得出他的老意的,就连诸葛亮自己在隆中见到刘备时,还以为刘备就比他稍微年长些许,待出山后跟关张两位闲聊,才惊讶地得知:原来他的主公比他年长二十。可就是近来接二连三的悲报无数次打击着刘备不服老的心灵,折磨得他竟又多了不少白发。就算到了现在,他还将自己的身体状况置之一旁,去想着怎么为同生共死的兄弟们报仇。诸葛亮想到这里,心又猛地抽痛起来。

“不用子龙提醒,我会这么做的。”诸葛亮心情复杂地闭上双眼。

赵云垂下头来,又叹一口气,拍拍诸葛亮的后背,似乎在说:去吧,早点去好。

诸葛亮点了点头,就向寝宫奔去。

 

现在天色昏黄,颇像那日刘备听见三弟死讯那天。

当诸葛亮赶到时,刘备居然没有老实地待在室内,而是扶栏远眺。

谁知道他在此立了多久。刘备都不用转身过去,就感觉到了诸葛亮的到来,于是他回头,尽力扯出一个平和的笑容:

“孔明,你来了。”

“陛下……”诸葛亮迎上去道,却被刘备有点像自言自语的话给打断:“

“哎……还是不习惯你这么叫啊。”

诸葛亮怔了一下。

刘备抱歉地笑着:“……没什么。”

诸葛亮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陛下对东征还有什么安排?”

“其实差不多了。”刘备苦笑着摇摇头,“朕亲自出征,除了以冯习,吴班为先锋,张南为将军,还真的找不到其他更适合的人了。”

诸葛亮原本想尽力回避人才凋零的话题,免得刺激了刘备;没想到刘备自己扯自己的伤口。

“朕,冯习,张南,共统军四万,再加上季常之前借来的一万兵马……还是有些不够啊。”

“的确不够。光是陆逊所领的人马就超出我等。”诸葛亮点头示意,“还是比较被动。……”

诸葛亮说到这里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刘备有些不解地望了他一眼。

“孔明,怎么了?”

“……臣只是担忧陛下的身体状况。”

诸葛亮有些忧伤地把这个眼神投还回去。

“朕久经沙场,怎能因为此等小事退缩。”刘备明白诸葛亮关心他,一如往日,为了使他不用为自己这么焦虑,他也会这么安抚回去。

“陛下曾说过这句话。”

“的确……那是以前了。那还是云长,益德他们还在的时候…你也是,元直,士元,孝直也是…我也……”

刘备又渐渐低下头去,显得有些神情恍惚,接着,他又咬紧下唇,闭上双眼。他就没有忘记过以前的美好,曾经的希望所在,对于他来说,什么样的苦难他都吃下肚过,唯独这生死别最能伤他。

情深者不都如此吗。

“主公!”诸葛亮见刘备又开始往自己心口捅刀,顿时慌张了起来;这两个字下意识脱口而出的一瞬间,诸葛亮就马上意识到自己喊错了称号。

但只听刘备深呼吸一口,然后佯装平淡地说了一句:“……没事的,孔明。”

这声“主公”,怕不是又给刘备胸口来了一刀。……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出错呢?诸葛亮在内心埋怨自己道。

现在看来,真不知道是谁该安慰谁。

诸葛亮只得岔开话题:“……陛下有按照太医开的单子按时服药吗?”

刘备自然知道,要是回答没有,肯定又少不了他的好丞相一顿唠叨。所以刘备只得点头回答:“当然有,孔明你且宽心。”

“那就好。”诸葛亮难得露出像以往那样宽心的笑容;这样久违的笑容也稍微抚平了刘备目前的消极情绪。

落日西斜,眼看着很快就要躲到地平线一下。现在正处早春,空气依旧寒凉,又因成都处于盆地内,气候阴湿,这早春还是颇为冻人。诸葛亮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然后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臂膊。

刘备见状,赶紧拉着诸葛亮的白袍,关心道:“日落西斜,很快就要凉下来了。丞相快随朕进来取暖。”

诸葛亮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但又觉得有些苦涩:明明他是来关心自己的君王,顺带商讨东征相关事宜的。这你来我往,又变成了他来关照自己——果然,他的君主,从来就没变过。

夕阳缓缓消融,就像这个仁爱的君主的生命一样。

 

夜间的成都显然少了白日的热闹,再加上早春时雨水多,这刚刚迈入夜间,上天好像也在为刘备的痛彻心扉而悲,又降下了淅淅沥沥的雨。

寝室内。

刘备伸出手来,在火墙边上手心手背地轮回翻着,不知道为何,他一直在重复这个动作;诸葛亮就坐在刘备身边,什么都不说,就是定定地看着他的君王。

说来也巧,诸葛亮刚被刘备牵着手进到室内,这外头就开始飘着些点滴,加上到了夜间,气温骤降,原本没打算靠近火墙,这下只得靠在墙边烤火取暖了。好在寝室里有这东西,过了不久室内就稍暖了一些。

我与主公已有多久没有这样单独相处过了?诸葛亮开始走神,又将思绪倒带回以前的日子。

那时的刘备只是个连自己的领地都没有的落魄将军,而诸葛亮则在卧龙岗安心地当个农民,偶尔和老友徐庶见面聊聊天,就跟他说,自己有远大的志向,要找的话一定要找一个明君。当时住在诸葛亮附近的人还不信他的话,嘲笑这人还是太年轻,净会吹。可有有谁能料到,那个当时屯兵新野的刘使君还真的就相信他有如此能力,真的就礼贤下士,不辞三顾;当时的诸葛亮不仅仅是因为感动,更加为找到了能倾心交谈,能够互信的明君而庆幸。

刘备在诸葛亮的草庐里暂住的那一晚,就是他们第一次单独相处的时候。巧合的是,那天晚上也是在下这样的淅沥小雨。

“孔明。”

刘备的声音一下子将诸葛亮拉回现实。

“……陛下?”

“…孔明。”刘备又重复了一遍,然后才开始说:“你可信‘生死有命’?”

“一向百折不挠,不为人下的陛下居然信命?”诸葛亮笑着反问道。

“…孔明你怎么又在夸赞朕?”刘备居然被诸葛亮逗笑了,接着,他又很快恢复了之前的表情,“……这并非信或不信的问题。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诸葛亮一下子呆住了。刘备还是苦笑着补充道:

“你刚才不是问朕说‘可否有按时饮药’,就算按时,也无济于事。我最初只是得了一点痢疾,但后来又转得了其他的病……所以说,已经难以挽救自己了。”刘备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显得颇为淡然,而一旁的诸葛亮显得很震惊,而后是悲伤。

“……五十岁的人去世的人都不能被称为夭折了,更何况……我已至暮年。”刘备笑得很无奈,但又带着一股已经看淡了生死的态度,“我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这辈子能遇上你们,我此生又有什么好遗憾的?”

诸葛亮竟然无言以对。看来这次他来,不是他安慰刘备,反变成了刘备安慰他。但是他的君王从之前的悲痛,绝望,这么快就转变成了看淡生死——

刘备这么云淡风轻地说出自己即将面临死亡,这反而使诸葛亮很难受。

“还记得射君吗?”刘备小心翼翼地问。

“当然。”诸葛亮尽力克制自己内心的波涛汹涌,极力显出平静的样子。

“他说,丞相你曾夸奖他在智慧和气量方面有很大的进步,还远比你所期望的好。”刘备说着说着,竟然发自内心地笑了,“这年轻人在这么说的时候,看起来是发自真心地欢喜。若真如此,我又有什么好担忧的?你说对吧,孔明?”

“……”

回答刘备的,只有来自诸葛亮的沉默。睿智的丞相一时间怎能接受他的明君即将奔赴地府的事实,况且这位君主,在经历过人生的大喜大悲后,竟看淡了自己的生死;殊不知,他看淡的,正是丞相所看重的。

“……很抱歉。”刘备自知这可能伤到了他,只好把头撇过一边去,小声地补充。

“没事的。……”这是来自诸葛亮的回应,声音一样很轻。

这位少语言的君主不知道该怎么使他的丞相平复下来。他想,就像那天的黄昏,他握着自己的手一样,对上频率,统一心跳,将他的温暖传递给自己,

于是刘备选择了给予诸葛亮一个拥抱。

诸葛亮的报答是:顺着他的拥抱,更加靠近他,然后顺势沉在君王的温热怀抱中。

  

 走这里
算了别点上面了。微博的挂了。
评论有石墨链接,可能需要注册才能看见。祝阅愉

尾声1

“我想跟你们讲讲,我和你们的父亲一起驰骋天下,倥偬戎马的那些年。”

刘备笑着对着几个年轻人说。

“我爹当年是不是真的斩了颜良,诛了文丑?”关索问。

“颜良的确是他杀的,但文丑不是。”刘备回答道。

“我娘是怎么看上我爹的……”张星彩问。

“你爹字写得好看,画画的好看,你娘喜欢啊。”刘备笑答。

“老爹是不是真的在长板桥大喝一声,吓跑了曹操百万人马啊?”张苞举起了手。

“吓跑了曹操是真的,不过他当时没有带百万人马这么多。”诸葛亮羽扇轻摇,微笑答道。

“哦,对了,如果你们对赤壁到汉中的事情感兴趣的话,你们可以问诸葛丞相。”刘备笑得很开心,并且扯了扯诸葛亮的衣袖。

 

白帝城正逢人间四月天,桃花正浓,一如当年楼桑村。

 

 

 

尾声2

 

在最后一刻,苦旅者最终忍受不了深冬严寒,疯了一般从篝火里取出一块烧红了的炭块,像是捡到宝了一样塞进自己破旧衣衫中。尽管苦旅者被烫伤了,但是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最终,苦旅者留下了满足的眼泪,倒在了风霜中。

而那块努力燃烧,等待苦旅者来取暖的木炭,终因为寿命走到尽头而停止了燃烧。

后来的人在春天来临时,在曾经的茫茫雪原里发现了那个苦旅者:旅者早已停止呼吸,但他的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而后人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这个旅者怀中有一块燃烧殆尽的木炭。

评论(16)
热度(43)

© 陆役冬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