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跳坑FGO系列,沉迷弗拉德三世/黑枪主从,于是被饿得胃穿孔。心还在三国玄亮。

【非典型穿越】如何在玄亮雷文中成功生存?

一篇脑洞炸裂的蛇精病段子。看前请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

 

1

当我醒来,我震惊地发现自己不是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而是坐在床上,裸露着上半身,怀中还抱着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长发裸…男。这个裸男哭得是楚楚可怜,哭就算了,还趴在我的胸口蹭着,抽噎道:

“主公~主公~你也不管管……”

 

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我是谁?我在哪?我他妈是不是穿越了?而是……

哥真的是直男。

 

可是身为直男,哥的第一次居然给了个长发裸男。

 

2

先介绍一下我的情况。

小生姓刘名不让,年十八,至今没有女票,在某一线城市上大学的,无所事事闲得冒泡的大一狗。你先别笑,哥知道哥的名字取得就跟闹着玩儿一样。这个暑假我闲得无聊买了真三国无双8,然后用刘备打了一局,震惊地发现:也许我爹娘是潜伏在光荣公司多年的卧底。

哥平时受某位喜欢三国,喜欢刘备诸葛亮的哥们儿影响,对三国还是略懂的。

回到现在。我心里一阵发毛,想到这裸男叫我主公,难不成我……

这个裸男一抬头,只见山河褪色,日月无光!他泪眼娑娑,娇喘微微;哥虎躯一震,三观爆炸。

这个趴在我怀中哭得我见犹怜的大胸弟,难不成是……

……诸葛亮……

 

我试着叫了声“孔明”。

他“嗯嗯呜呜”地回答,应该是默认。

 

这和哥印象里那个用rap骂死王朗的诸葛亮不大一样。

或者一边打人一边喊着雷电降临的那个诸葛亮也行。

这位……是哪个二次元来的……

 

好的让我整理一下思路。这个裸男是诸葛亮,然后诸葛亮叫我主公。

……完了。

哥还真的成刘不让了。

 

3

哥决定先来一发奥斯卡影帝式的表演。

根据哥看过不少三流网文的经验,此时你应该揽住你怀中的裸男,轻声细语地安慰哭的凄凄惨惨的他,尽力地憋出女孩子们喜欢的磁性而富有魅力的低音:“是吗,你怎么了?”

“主公,你不在的时候,张三将军他联合关将军挤兑亮……”他噙着泪水,委屈巴巴地望着我。

我先平复了一下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是吗……?”

他倒是更来劲了:“主公,你也不为我做主……”

我觉得我穿越到的不是三国里的刘备,而是甄嬛传里的皇上。再且我也不想纠结为什么这个世界里我的两位义弟会针对我这个gay受军师,还真的搞得跟宫斗剧情一样。

我干脆豁出去了,丢掉身为直男的脸面,搞得跟个真gay一样在他耳边轻声喃喃:“别纠结这些了,快睡吧……”他哼哼唧唧几声,还真的就趴在我怀里沉沉睡了。

我倒是头皮发麻,全身起鸡皮疙瘩。

不要告诉我我穿越到了真正的历史了,也别告诉我真实的诸葛亮就是这样,哥的三观会炸裂的。

在确认这个诸葛亮是真的睡死过去后,我松开了手,转身过去——刚才抱着他的时候一直觉得腰间硬邦邦的,有什么东西咯着,实在是难受。我一摸,差点要惊喜地叫出来,幸好我自制力强大——

居然是我的宝贝手机!!!天哪穿越到三国居然还能有手机玩这真是太好了!!我小心翼翼地将手机亮屏,将手机亮度跳到最低,然后看时间:23:00。时间的旁边居然还有4G信号。

这个世界真是太智能了,三国时代就有4G信号。我在内心啧啧赞叹。

我打开我的QQ,惊讶地发现我那懂三国,喜欢刘备诸葛亮的哥们儿还wifi在线。我欣喜若狂,刚刚戳了他一下,他就秒回了个“?”。

我飞速地打字:“哥们儿,求帮忙。”

哥们儿:“儿子乖,叫爹。”

我:“……”

妈的,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欠扁。但是由于形势紧迫,我只好不情愿地:

“陆役爸爸,求帮忙。”

 

我这哥们儿,姓陆名役,是我们宿舍唯二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狗,平时爱好看史书,打游戏,死宅一个,难怪没有女朋友。平时要是不上课,基本上是打死不出宿舍一步,有的时候连食堂都懒得去。我每次带饭给他回来,就嘲讽他说,我养你就跟养猪没区别。想不到陆役竟然笑得厚颜无耻,一脸猥琐地说,行,以后别叫我帮你写作业,你等辅导员收拾你吧。

陆役他虽然死宅,但是我的作业基本全是他包养的。此刻我只能忍辱负重地叫他爸爸。今天,我又得叫他爸爸,来向他求助。

想不到陆役那边,打字飞快:“你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我耗尽了高中时期的语文功底,来尽可能将我刚才的所见所思缩写,然后飞快地打字,发给陆役。

陆役回信:“你是不是穿越了?”

我:“这不是废话吗爸爸。”

陆役:“你可能穿越到的不是真正的三国世界,而是……”

我急了,打字回复:“哥们儿,别给我留悬念啊,而是什么?”

陆役:“你可能穿越到了某个腐女写的三国玄亮雷文里。”

 

4

哥身为直男,当然不懂陆役刚才说的是什么。紧接着,陆役给我解释了什么是同人,什么是玄亮,什么是雷文。为了配合他声情并茂的讲解,他发了几句话给我。

这句话是:

凄然,是诸葛亮给自己的新名字,象征这他和刘备被毁灭的爱情。

我要变得狠毒,冷血。

绝望地戴上面具。

我的眼球差点没惊得掉出来。要是换在平常在宿舍里,我肯定能发出金馆长般的笑声。哥一直觉得自己的语文水平很腊鸡,现在看到这些,哥瞬间觉得自己当年简直是语文学霸。

我:“这真的是腐女们写出来的啊?!”

陆役:“没办法,网络上写手们的功夫参差不齐,有写得好的,但是写得不好的更多。”

陆役:“其实这不算过分的了。我看过有作者写过刘备强奸诸葛亮的同人文。”

我:“……我觉得现在被强奸的是我,我身为直男,却被一个裸男搞得失去了处男之身。

陆役:“你这么快就代入角色了?”

我:“你以为我想啊?!告诉我怎么穿回来啊!”

陆役发了个熊猫表情:“我怎么知道?”

正当我灰心丧气之时,陆役赶紧回复道:“既然是雷文,而且你又穿越成了刘备,你就先保证你对诸葛亮就像对你未来的女朋友那样好就OK了,细心地呵护他,不离不弃,字面意义上和实际意义上的那种。因为很多同人文的设定就是刘备幺蛾子比较多,因为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刘备容易吃醋,腹黑,占有欲强……”

我:“不是,刘备不是出了名的仁德吗?怎么……

陆役:“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她们会把刘先主和诸葛武侯想象成这样。总之,你先悠着点,省着点电量和流量,别用QQ了,我发短信给你。”

陆役很快发了一条短信:“你赶紧睡吧,我找找有啥方式能救你的。

我只好有些不甘地回了一句晚安,然后把手机塞兜里睡觉。

 

5

第二日早上,我迅速束发更衣,顺便找了找镜子,感叹一声:这个世界观的刘备压根就没有现实中的我帅嘛,这个诸葛亮是不是眼瞎了才看上他的…

你丑,没事,我瞎。啊,真感人。

我尽量想显得不引人注目点,悄咪咪地走出来,却没想到刚跨出门槛就发现自己被关羽张飞俩义弟缠着。张飞先是吼道:“哥哥莫不是被诸葛亮那狐狸迷惑了双眼,天天和他情好日密算什么事儿,把我们兄弟三人置于何地!

这张飞的络腮胡搞得跟炸过一样。我忍不住吐槽,然后又反应过来,内心再次大吐特吐:不是,我谈恋爱怎么你了,自由恋爱知不知道?你大哥的感情什么时候需要弟弟包办了?

我刚想开口抚平张飞的大嗓门,这关羽又凑上前来:“大哥,翼德说得有理。

这关羽怎么跟西游记里沙和尚一个尿性。我又忍不住腹诽道。

我只得干咳几声,复述一遍历史上刘先主的名言:“孤之有孔明,若鱼之有水也,望诸君勿复言。”

我依稀记得,三国志里对于这段的记载的大意就是,刘备说完这句话后关羽张飞就没啥话可说了,可是这里的他们居然还想反驳。我终于忍不住吼了句:

“够了!”

吼完以后,哥神清气爽,感觉沉积在体内多年的洪荒之力瞬间爆发。这下他们才彻底没话说,一脸颓废地走开。

浑身酸爽!我先是愉悦地抖了抖手,开始伸个懒腰,开始享受今晨美好的阳光。

然后我听到耳边一声淫笑。……这个笑声不属于任何人,总之就是我很陌生的笑声就对了。我还以为是王熙凤从红楼片场跑错地儿了还是怎地,先是环顾四周,然后确定除了刚刚走开的关羽张飞还真的就没人了。我还正纳闷,突然就听见一声女声:

“嘿嘿,是时候安排子龙和亮亮来一些……”

这声音仿佛冥冥之中蹦跶出来的。我本来还有些困,顿时被激的清醒起来:假设我真的在一篇雷文里,这个女声不会就是这篇文的作者吧?我顿时想起之前陆役给我提供的“雷文论”,心态更加爆炸了。

行吧,说好的玄亮文呢?为什么还要叫赵云给我来一顶绿帽子?作者妹子你良心不痛吗?

为了防止被赵云充值绿钻,我赶紧杀个回马枪,奔回自己屋内。

 

屋内。

幸亏哥中考那会一千米长跑满分,这次哥的大长腿派上了用场。

抛开被这里的赵云戴绿帽子不谈,我真的很佩服这里的诸葛亮。

我都特么起床洗脸刷牙穿好衣服了你还在全裸睡觉!

之前我踏进房门前,就听到这个赵云说:“军师玉体横陈,这是勾引谁呢?”

这话放到现在就相当于直男癌对妹子说,你穿得那么骚为什么要怪我侵犯你。

子龙你知道吗,你要是来到咱们大学,肯定被我们全校的妹子给喷得亲妈都不认识。

活该你找不到女朋友!

哥忍不了了,直接撞开房门,大吼一声:“放开孤的孔明!”然后我就见这赵云突然跟被点穴了一样愣在原地。我正一脸懵逼,又听那女声有些不满地道:

“啊……我原本想写赵云对亮亮欲行不轨,被大耳发现,大耳很生气地领走亮亮,然后醋意大发,对他实施了无情地占有……”

 

我,刘玄德,身为玄亮文里的攻,真是当得一点面子没有。

然后我听到了我哥们儿陆役的声音:“你别这么写吧,刘备不是仁德君子吗,怎么会对他的知己诸葛亮做这种事情?还有,你写得也太……你不怕赵云迷喷你?”

天哪爸爸!!感谢你救我!!

但是又听那女声吼道:“你瞎比比什么,爱看看不看滚啊。我的私设,你懂吗?还有,很多人都说我写得好,还想看我写的下文呢。”

“私设归私设,你好歹也要尊重历史……”

“刘玄德就是个腹黑。他要是听亮亮的话,不东征,哪会有他的病逝白帝……”

“一派胡言!关于东征这件事,诸葛亮自己也很纠结!本来荆州没了,关张马黄去了,刘备的势力就已经风雨飘摇了,东征不东征都是这样!你写的就是历史人物,还不尊重历史,尊重人物,你有什么资格写什么同人!”

陆役平时看起来都是懒洋洋的,我这是第一次听见他会为了某件事愤慨成如此。

我回过神来看赵云,发现他还是一脸呆滞,可能是作者卡文了,没想好怎么写下文吧。

然后又听那女声自言自语道:“算了,先卡文,吊一吊她们的胃口。等她们回复催更够足够的人数,就继续写……”

然后我听见陆役爆了一句粗口,就没有下文了。

 

我震惊地发现,随着那个无良作者的卡文,我居然定在了原地……

 

6

现在日上三竿,已是中午。

我保持着刚刚推开房门的姿势,从早上战斗现在。

靠,要是这个作者一天不更的话,我手累不说,是不是要看着这狗血的一幕看一天?

然后我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我内心道:哥们儿,我心有余力不足啊……

没想到我耳边突然浮现出了陆役的声音:你能动了,快拿手机。我趁那个妹子出去逛街的时候偷偷玩她的电脑。

我差点热泪横流:有一个靠谱的兄弟真是太好了!

我赶紧打开手机,发现陆役发来了一大段文字:

“我听你对事件始末的描述,想到了最近我看到的一篇同人文。你描述的情节和这同人的开头很像。我一开始没当回事,截图发到了校群里,漫不经心地吐槽说这篇文真奇葩,然后校群里有个妹子冒泡说,这就是我写的,怎么样……”

我发短信回复:“作者谁啊?这么巧?”

陆役:“就是我们班那个韩梅梅,男朋友是李雷那个……”

我头上顿时犹如五雷轰顶。韩梅梅这妹子,长得是漂亮,但是性格就很招人讨厌了。她似乎特别喜欢对身边的男女同学指指点点,后来公然在同学间自封女权主义者,然后就是天天说他男票李雷太直男……李雷就是我的舍友,虽然有了女朋友,但这日子过得实在憋屈。有的时候我见韩梅梅数落李雷,我都忍不住在内心吐槽:要是他不是直男,那他肯定搞基去了,还当你男朋友?

韩梅梅你就不能好好祸害李雷吗,还要去祸害一千八百年前的刘备和诸葛亮?!

我镇静下来,回复:“陆哥,现在怎么办,一切听你指示。”

陆役:“先再叫我一声爸爸,让我嘚瑟嘚瑟。”

我干脆利落地回复:“爸爸。”

陆役:“行,我要在这边修改她的同人文。我待会就把赵云删掉,让整篇同人文里只剩下刘备和诸葛亮,然后我就走了。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了。”

我:“什么意思?!”

陆役:“她马上就回来了,我改不了太多的。你先过了诸葛亮这一关吧。等这关过了,这奇葩的一天过了,你也许就自由了。”

我:“什么叫也许?!我不想再跟他同床一天了!我是直男啊!!我还是想找个女朋友的!”

陆役:“我当然会帮你,你至少现在不用面对法正和诸葛亮争宠,曹操孙权轮番看上诸葛亮的典型剧情了。你先过了诸葛亮这关,等过了这一关,也许你就解脱了。待会我叫我网路上的几个兄弟去挂她。”

陆役最后发了一张姚明表情包,说道:“祝你好运。

然后没下文了。

然后赵云还真的就在我眼前瞬间消失了,就像他所在的图层被彻底清空了一样。

我望着床上那都中午了还在裸睡的诸葛亮,心情复杂。

这个诸葛亮以忧郁的眼神望向我。

我先为被清空图层的赵云在心中点蜡一秒默哀,然后在整理衣冠,站正身子,干咳一声,尽力露出一个我自认为很暖男的微笑:

“孤原谅你了。”

 

7

按照之前陆役发给我的雷文定律,一是刘备不搞事,二是再无其他人觊觎诸葛亮的美色,或者吃诸葛亮的醋,这篇文就能顺利HE,走向人人喜闻乐见的结局。现在我不搞事,其他闲杂人等全被清空——终于到哥的主场了。

“这样吧,我这么解释。你不觉得你的行为是被操控的吗?你本不该是这样的人。”

很显然,这里头的诸葛亮没听懂我在说什么。

“……你应该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不是跟个女人一样,在我怀里磨蹭,跟我撒娇。不信你撩开被子,再确认一下你的性别。怎么着都得对得起你的名字才行。”

他还是没什么大反应。

“说来也怪,我本来就是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我原本觉得我的双商不够用,来到你主公身上会露馅,结果我发现我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因为这里你们,真的蠢得一批。”

“当然,我之前说了,我不能怪你。我要怪的那个人,我希望她能听到我的话。”

我从我的口袋里掏出手机,向天空晃晃:

“三国时代也有4G信号和手机的这个BUG你都没修复,足以见你写的时候多么随便。”

“拜托你写东西的时候对你笔下的角色负责,毕竟他们不属于你,他们只属于自己。”

我第一次感觉自己说得如此大义凛然,义正言辞。

 

我这一通我自己临场发挥的演讲完毕,只见床上的诸葛迟疑了一下,将床边的衣服扒拉过来,整齐地穿好。虽然他没束发,但我能感觉到,这个角色已经比她之前塑造得正常了不少。

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大作。我大方地拿起手机,接了来自陆役的电话:

“她正在删文!”

虽然仅有短短五个字,但我还是觉得,哥们儿的声音比以往都亲切。

我“嗯”了一声,挂掉电话,闭上双眼。

 

一切都结束了。

 

8

再次醒来,我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我的上铺是我两肋插刀的兄弟,和蔼可亲的爸爸。

陆役打个哈欠,百无聊赖地看手机。

我问:“韩梅梅怎么样了?”

陆役笑着把他的手机递给我。

我看见整个首页都将她的文段挂起来指指点点,有的嘲笑她文笔不精,有的吐槽她情节奇葩;诸葛亮的粉丝都在吐槽这作者把他们的男神写得太小受太娘炮,而刘备的粉丝直接炸毛了,把这个把刘备写得腹黑,自私而且长得还不帅的作者喷得狗血淋头。

“后来,她迫于圈内人压力,把自己的文删了,并且致歉。”

“这是好事啊。”我笑道。“那她和李雷怎样了。”

陆役撇撇嘴:“分了。李雷昨天才提出的分手,他忍不了韩梅梅对他的态度。”

我身为一个单身狗,忍不住举起双手鼓掌。

还没完全从那篇雷文里回来的我砸了咂嘴,问道:“之前我听到你好像和韩梅梅吵架了。我可是第一次见你这么激动。”

“你也知道我是刘葛君臣的粉丝。我忍受不了她将诸葛亮写成一个娘炮,将刘备写成一个负心渣男,”陆役说着说着从床上坐起来,“如果她喜欢这样的套路,大可不必来染指他们。而且她不分是非,混淆历史,这是我最看不下去的。”

“……希望她能好好闭门思过吧。”我随着喃喃。“把这种相处模式套到这些正儿八经的人物上总是怪怪的。”

“啊,对了,问你一件事。”陆役的语气突然恢复成往日贱兮兮的声线。

我内心咕咚一声不好,只听陆役贱贱地问道:“经历了这些,你不会弯了吧?”

 

9

“难不成你看上我了?!”我震惊。

“放屁吧,老子就算搞基也不找你。”

于是,我们两条还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狗,相视一笑。

 

“顺便,你爹妈给你取名真随便。”

“你这是第几次吐槽了?!”

 

 

END

评论(25)
热度(126)
  1. 陆役冬至陆役冬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Whitney-L

© 陆役冬至 | Powered by LOFTER